渔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放学了请离开学校极其诡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2:30 阅读: 来源:渔坠厂家

宫盈盈侧头抿着嘴唇,把试卷上姓名后面三个字用笔又仔细描了描。满意地看了一眼,然后开始收拾书包文具。

今天是周五,不用住校。提前一个小时放学,妈妈在上个星期就说好给她做水煮鲢鱼。想一想妈妈做的鱼,竟然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仲秋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官盈盈脸上。她略微丰满的脸上闪着一双很大的眼睛,有一种布娃娃般的可爱和美丽。

能在全市最好的一家私立中学读书,并且在甲级斑里做学习委员。还是这个学校的广播员,她对自己还是相当满意的。

她把文具收拾好,一走出广播室的门。这才意识到, 四周静悄悄的,楼上同学们早已经走空了。

看到长长的安静的走廊,她突然心里一沉。糟糕。然后急速地跑了起来。跑到楼梯口一看!紧闭的铁门上已经挂了一把大大的铁锁!

本来以前学校是不锁楼梯的,可是经常有附近的人来偷东西。桌椅,实验设备啊,甚至有一次,一夜之间丢了好几扇铝窗。所以,学校在每层楼梯都加了铁门和锁。

完了,她现在在六楼,这可怎么办啊?远处学校操场上还有几个男生打篮球的身影。她举起双手刚想喊一喊,突然感到自己很傻气,他们不会有谁会看到她,这个六层楼的教学大楼掩映在一大片血红的枫树林里,并且与操场相隔得太远。伏在走廊上往下看去,附近一个人也没有,楼左侧有一根下水管通到楼下,可惜离走廊很远,够不着,即使能够着,她也没有胆量爬水管下楼……

呆了片刻。她再看了看挂着的锁,伸手顿了顿了黑黑的锁头。看一看会不会是虚挂着。

她掏出一串家里的钥匙,挨个儿捅进锁孔,不是太小,就是根本插不进!

她气恼地使劲摇了摇了水管焊成的铁门。突然想起。六楼广播室会不会有什么工具?!

她跑回到广播室。广播室在走廊的另一头,翻过走廊,就能通过一个平台上楼顶。

在广播室里她打开抽屉想找一把锤子或者说锯子之类,但只找到一把改锥和手电。

她把一边把手电揣好一边想,楼顶上会不会有什么碎砖之类也许能砸开那锁,她小心翼翼地翻过走廊。通过平台上了楼顶。太阳照在楼顶上,暖融融的,但楼顶上很干净,除了一些小的水泥块儿,什么也没有。

她想了想,即使能砸开六楼的锁,五楼呢。四楼呢,三二一楼呢,唉,想一想颓丧地下了楼顶,来到自己的教室:高三一班教室。

在入学时教导主任就告诉她们,她们这个班是全校的重点和骄傲,三年来,这个教室送走一百二十位大学生。其中还有七位清华,九位北大。而现在自己目前在这个班里学习成绩排第一名!

她在教室墙角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垂头丧气地坐下来,把下巴支在课桌上呆了一小会儿。

我真笨啊,为何想不起今天是周五啊,唉,刚才班长段鹏把这道测试卷交给她时,他为何不提醒她马上要放学了啊。只是说刘老师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完成,好定出去夏令营物理竞赛的比赛名额。唉,也不怪段鹏。只是看来今晚得在这里待一个晚上了。

如果,爸爸妈妈看到她没回家,一定会四处找,也许还会来学校找,甚至还会报警吧。

她的手颓丧地放在课桌下,突然,摸到了什么。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包暑条!

这个座位是顾菲菲的,是班里有名的零食大王。

顾菲菲跟她关系一般,但她很会打扮,但她对谁也不冷不热,也不说喜欢谁。这样让很多男生都想追她。

她心情有了一些小小的高兴。一边吃着,一边开始挨个儿查看着其它人的课桌下面。但除了找到一本名叫《相思扣》小说书外,其它什么也没发现。

吃完了暑条。她把塑料袋子扔在墙角垃圾筐里时,看到一串塑料金纸做好的千纸鹤,不知道是谁折的。在纸鹤的下面悬着一个纸条:菲菲,我的爱,今晚上我来家里找你。

她想,这一定是班上李强写给菲菲的,最近李强在狂追顾菲菲。而顾菲菲却对他爱理不理的。

她想了想,又打开了纸篓面上另一个折成飞机的纸团。

纸团里写着几句顺口溜:

日照火锅生紫烟。

对面妹妹如天仙。

口水流下三千尺。

只羡火锅不羡仙。

她抿嘴笑了起来,开始拆着其它的纸团,看能不能再找到一些其它的什么,可惜大多是一些做错的试题纸,草稿纸,还有擦口红的香纸。

墙上的钟已经指向七点半,她站在窗前向外望去,太阳还没有落下,火红的枫叶在夕阳的辉映下,鲜艳得象血,整个教学楼象在象被燃烧的火包围着一样,金黄色的余晖透过窗户洒进教室,教室内被涂上一种绚丽异样的艳红。她惊讶地看了半天,想不到晚照下的校园是这么的美。

官盈盈把头搁在窗台上,呆呆看了一会儿,有些困了。

她把四个课桌在墙角排好合并在一块儿,把书包枕在头下,蜷成一团儿在课桌上沉沉地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似乎有什么声音一下子把她惊醒。当她睁开了眼,四周已经是一片漆黑,她立起身来,按亮了手电筒,照着墙上的开关,如果校工忘了拉掉总电源就好了,但是她起身去按了按,灯没有亮。

刚才外面是什么声音?!

照着手电,她慢慢起身出了教室,两头望过去。黑黑的走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

她立在走廊里向远处校门口望去,校门口的路灯惨白的亮着,那个守大门的老头还象平常一样,躺在那条竹躺椅上在听收音机。她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单薄的声音迅速在夜色中沉寂,空旷的校园没有一点儿回应。

她想起用手电给那老头一点讯号,说不定有他能看到!她把手电对着校门入口处,一亮一灭地按着开关,刚闪了十多下,突然感到手电光亮一下昏暗了许多,忙停了下来。千万不能把电消耗完了啊。

望着两端黑黑的走廊,她心里突然多出一些不详的预感,这种不详的预感让她心里突然多出一种说不出的担心和害怕。

她的眼睛里慢慢盈满了泪水。这时家里也说不定有多着急呢。

站在走廊里好半天,她呆呆地远远地注视着校门口那老头,还在悠闲地听着收音机,她心里多出一份安静。

可是没过多久,那老头慢慢地起身,回到了校门口的小屋里,路灯也啪地一下熄灭了。

她又有些惶惑不安起来,刚才喝了几杯水,有了些尿意,去一下厕所还是回到教室吧。

她打着手电往厕所里走去。

厕所其实一直在她的童年就让她感到不安全,小时候总是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因为不管是屁股下黑洞洞阴冷的坑洞,还是墙上奇形怪状的水印。或者是墙角的蜘蛛网,恶心的臭味,反正一切都让她感到害怕不安全。甚至恐怖,还好学校厕所白瓷铺地,窗明水净。

她把手电握在手里,不停地向四周晃动着,厕所里只有水龙头发出的轻轻的水嘀声。突然她感到头上有些冰凉,摸了摸,润润的。她抬头用手电往上照上去,上面只有一排扭曲的水管悬在头上。正看着这些黑乎乎的管道,她突然感到眼睛被一滴冰凉和潮湿砸中。她揉了揉,原来是头上水管冷凝成的水滴。

她忙起身心里突然有一些惶惑,这里似乎也还有很多的不安全。她两步便跨出厕所,开始小跑了起来,回到教室,坐在课桌上,她喘了口气,又去墙角倒了些水,坐在课桌上,刚喝了一大口。突然,她感到鼻子下面湿漉漉的。她用手一擦。满把红殷殷的血。

自己往年每个夏天都会流几次鼻血,妈妈说是内火热,吃了两付中药,今年却一次也没有流,是什么原因。今晚又开始流鼻血了?!她从书包里找到纸巾,堵塞着鼻孔。一边用杯子的水冲洗着手。唉,今晚可怎么渡过啊,猜谜语吧,上个星期五回家时,爸爸出了两个谜语,她还没有猜出来呢。她坐在课桌上想道。

这时,她感到鼻子上堵塞着的纸团全部润湿了,鼻血还在往下流,她换了两个纸团, 又去饮水机前又倒了一些水,自己在脖子后拍了一阵,妈妈凉水拍颈能止着流鼻血。

洗完了手,她重新坐到课桌上坐下,突然感到裤管里什么东西,有些痒。她一下子伸手抓了一下,似乎握着了什么,有些不祥怪怪的感觉,她把手一翻开,手电光定定地照着掌心里。竟然地躺着一只黑黑的蟑螂,在掌心里摇须颤腿!她惊叫一声,忙不跌地甩掉,这时,转回头,一照手电,才发现,天啊,自己睡的课桌上全是四下窜着的蟑螂!

她惊骇地后退几步,突然打了一个寒颤,闹鬼?!

以前,听同学们讲过各式各样的鬼故事,有一些也让她半夜做过恶梦。她开始真正的害怕起来了。她恐慌地看着教室四周。四周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鬼一般都是冤死的,自己冤死过谁吗?!

想到这里,她一个激灵,一张瘦瘦的脸一下子出现在她面前,水芸芸!

如果自己真的冤死过谁,也只能是水芸芸!!

两年前,还是这所学校,全班只有水芸芸学习成绩与她不相上下,两人一直从初一开始暗中较着劲头儿,不管做什么两人总想着抢头风儿,初一总是她第一名,但过了初二水芸芸成了班上第一名,并且当上了班长,并且跟她分数拉上不小的比例。

在一次班里要选取一位去省里参数学智力竞赛赛时。只有五个名额,但有三十个多同学参加考核,

而她在去办公室找老师办事时,看到了这沓试卷。她突然头脑里一热,鬼使神差般找出了水芸芸的那份卷子。那份过关测试题被她带着紧张和复仇的快感撕成细条。冲在厕所里……

自己终于如愿以偿地去了省里,参加了竞赛,而且也拿到了奖杯。,可是回来后,听说芸芸因为丢失了试卷,没有通过竞赛,哭着骑自行车回家,过马路时,被一辆大卡车后轮拖了十多米!

她也深深地后悔和自责,甚至在梦里也梦到过芸芸拖着压成两半的身子来找她索命,后来她给芸儿家里悄悄捐出了两百元钱。是自己准备来买随身听的钱。

想到这里,她一个激灵!!

会不会是芸芸的冤魂今晚来报复?!

她几乎要哭出声来!!她惊骇地注视着门。背心上一片冰凉,墙边有一个拖把,她一下子抓过来紧紧握着!

桌椅静静排着,挂着的灯静静吊着,墙壁静静地围着四周,教室里一切还是静静的。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没有别的声音。偶尔能听到木质的桌椅在干燥的空气发出龟裂声,她定了定心神,她轻手轻脚地向教室门口走去,空气中能听到自已走动时骨骼发出的格格轻响,走到门口,她透过门缝看向外面。好半天过去了,外面什么动静也没有, 她猛然一下拉开了门!

迎面卷过一股风吹起她的头发!!她一下子跳到走廊当中,歇斯底里地拉长声音大叫~~~~~~~~~~~~啊!!!!!

四周还是什么也没有。静静的走廊两端黑黑似乎没有尽头。透过窗台看下去,楼下的枫林象黑色的云朵一般包围着这幢楼。

长长的吼叫了一声,盈盈感到心里好受了许多。

她把手电的光晃了晃整个走廊,当光停在地面时。

她突然一下子呆住了!

走廊里有一串脚印!一串肮脏的脚印!

这脚印周围满是沙泥,一直顺着厕所走到自己面前!!

她低头看下去!

她突然看到自己脚上鞋子更是毛骨悚然!!

鞋的周围全是泥沙,全是污着的稀泥!

啊,这是这么回事?!这泥是从哪里来的?!

她惊恐地看着鞋上的泥,是自己的脚印!!

她的头脑已经不能正常思唯,发出一声惊叫!拖把掉在了地下!然后没命地朝广播室跑去!

她惊恐万分地打开广播室,拼命把门从里闩上。又推来一个桌子把门死死顶住!

她一面发着抖一面叫着:芸芸,不要害我!!芸芸,不要害我!!

她用双手握着手电定定照着那道门!突然感到脖子后吹来一线凉气……

她猛然转身一回头,用手电一照背后!!什么也没有!

手电的光突然停在了地面!!

地面上出现一张烂糟糟血淋淋的脸!!

这张脸上一块头皮外翻着遮盖在前额上,滴滴答答地滴着血!!两只眼睛有一只被挤出了眼眶外!下嘴唇被撕开成两片露出了所有的牙床!这样一张脸正仰着定定地看着她!!!!

官盈盈睁大眼睛定定地盯着脚下这张脸恐怖的脸。手电啪嗒落在了地下,一下子瘫软着昏了过去。

那张可怕的脸慢慢从地面升起来,然后伏下身来看着官盈盈。突然从墙角边又立起两个黑影,一个脸色苍白,双眼血红。长长的舌头伸在外面,另一个脸上半边全是奇怪的疮疤,流着脓水,另外半边象被什么啃掉一样,露出血红的髅骨来。

室内突然发出一阵吃吃的笑声。

她吓晕过去了!一个声音说道。

立在盈盈身边的那张脸一下子扯掉了面具,竟然是斑长顾鹏!

墙角边另两个人也扯下了面具。

这么早就晕了,我们还没有出现呢。

顾鹏说:早就想整冶她一下,谁叫她经常给老师打小报告。

这时,另两个人也聚过来,一个是顾菲菲,一个李强。

顾菲菲嘴角一撇:

这么不禁吓, 我本来还有几个好主意呢。 看她以后还什么都想出风头!!!

顾鹏说道:

现在按原计划咱们溜吧。

李强在官盈盈鼻子摸了摸:

她在流鼻血,我看这事也差不多了,我们把她背出去,放在楼下吧,别出什么事,对大家都不好。

顾菲菲:李强,我知道她长得比我漂亮,你对她可真够好啊。

李强:菲菲,你知道我对一心一意嘛,只是怕出事。

顾鹏:这样吧,我来背,你们两个去开门!

楼梯口,顾鹏背着盈盈来到走廊,想了想,把盈盈放在墙角。对顾菲菲和李强说:吸支烟再走。我们商量一下。

三个人在墙角蹲下来。

顾鹏:第一,这件事只能我们三个知道,不许再给其它人说。第二,厕所里没有洒完的泥沙拎出来扔掉,第三,今后这个面具不要拿出来玩。

李强:对,是得扔掉,

菲菲:顾鹏!我可不会说,我就怕你们男生喜欢在外面吹嘘。

好,我绝对不会说。

说真的,今晚可真够刺激。几个人一面吸着烟,一面说着刚才的一幕幕情景。

突然,菲菲叫了起来:顾鹏,你把官盈盈放什么地方了?

顾鹏一惊。往走廊里墙角一望,盈盈不见了!!三个人开始面面相觑。

顾鹏说道:去找找!一定就在这附近,菲菲,你去广播室,李强去教室,我去厕所!顺便把我们挖的沙土扔掉!

说完话,顾鹏冲向了厕所。顾鹏在厕所四周找了找,没有看到菲菲,他只好把塑料袋里的沙土拎了出来。刚拎到走廊上,李强和菲儿也从教室跑了出来,

没有!我找完了,什么地方也没有!

算了,不管她了,我把沙土扔掉,我们走吧,

好,顾鹏刚要拎起来扔掉,塑料袋一下破了,沙土哗一下掉了一地,

菲儿拿着手电,突然结结巴巴地说:

顾鹏,你,你你手上拎着什么呀。

顾鹏低头一看,自己手里竟然握着一大把女人的头发!他惊骇地举起来,头发上竟然连带着一大块血红的头皮!!!

他惊叫一声。把头发往楼下扔去。

三个人惊惶失措起来。

顾鹏厉声问:李强,我问你,沙土是在哪里挖的?!

天黑,我看不太仔细,我在枫树林里挖的呀!

顾菲菲突然指着地下说。你们看,沙土里还有什么东西!!

李强颤惊惊地用拖把把沙土分开,半边带血的手掌上带着三根碜白的手指一下露了出来!

三个人魂飞魄散,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顾鹏:我们快走,不管盈盈了!

三个人跑向楼梯口。李强去开门。可是好半天也打不开。

顾鹏:快点呀,李强!

不要摧啊、钥匙打不开。

你们两个真笨,我这些钥匙是校工那里拿的,上面有编号啊,6—1就是这道铁门的钥匙!

我们是用6---1在开呀

算了,你们真笨,我来,

顾鹏一下子从李强手上拿过钥匙。

用手电照着我!!

顾鹏:奇怪真的打不开,这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菲菲的声音有些奇怪的颤抖:顾鹏,我们这个楼总共有几层?!

六楼呀,上了三年学,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看,铁门上!

手电定定地照着铁门!

一块破旧的木牌上竟然写着七楼!

三个人对视着,一下子感到毛骨悚然。

楞了一会儿,三个人突然同时发出一声惊叫!跑上走廊!到了走廊上

走廊另一端发出一阵奇怪的沉重的喘息,手电一下子照了过去!一幕可怕情景让她们汗毛倒竖!魂飞魄散!

地下蠕动着一个人,头发披散着,脸惨白得可怕,鼻子呼呼地冒着血泡。口里吐着白沫,眼睛白白死死上翻着, 手脚并用,挣扎着向他们爬过来!!

啊!快跑,我们上楼顶!顾鹏大叫一声!一下子窜入上了走廊,往下跳去!李强也跟着往下跳!

天啊,上楼顶只有广播室有平台!而广播室在走廊另一边!

菲菲缩成一团,一下子跌在地下,连连蜷曲着后退:啊。盈盈。不是我的主意,!!别害我,别害我!!!

第二天早上九点过后,新星中学来了很多警察。因为这个学校昨晚一下子死了三个人,两个男生从楼上摔下来,一个掉在了地下,脑桨摔了一地,另一个叫一根树杈穿过肛门剌破了腹。肠子漏了出来,挑在一个五米多高的老树上。

六楼上走廊里,几乎全被血染红。法医说,一个女生,因为失血太多,同时伴随癫痫发做,已经死去,她拖着带血身子几乎爬遍了整个六楼,铁门上,楼梯口,厕所里,教室里。全是带血的手掌印和身体的拖痕。她一定是想找到一个出口下楼,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全部起因。虽然做了很多估计和假设。因为这件事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女生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她把手放在嘴里,不停地尖叫,只有镇静剂能让她安静一小会儿。但是,公安机关却因为此案在学校的枫树林里,找到了另一个凶杀案件的碎尸地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