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国最大城投原董事长被查挪用上亿公款炒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23:30:29 阅读: 来源:渔坠厂家

全国最大城投原董事长被查 挪用上亿公款炒股

上述接近案情的消息源称,尚无法确认建老鼠仓所用资金来源,亦无法确认马白玉个人是否从中获利,以及涉及的金额。因此,此前检方仅公布案涉“滥用职权”,尚无法确认马白玉涉案罪名的最终定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证实,马白玉丈夫亦被要求协助调查。

经营着路网、土地、各种基础设施总资产超过5600亿元,全国资产规模最大的省级城投集团,正面临一连串由上及下的经济案件。

天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以下称“天津城投”)原董事长马白玉,此前在市政系统工作近20年,直接开启公路经营权引入外资,大型设施BOT,推动地铁沿线合资开发等重要试验。这位被视为业务精专、思路开放的官员,也很可能是证券市场不当行为、国有企业内控问题和资产流失线索的重要一环。

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7月28日消息,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天津市水务局原副局长马白玉(正厅级)涉嫌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马白玉2007年任天津城投总经理,2010年起升任董事长。2013年11月,被调至天津市水务局。数月前,马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其丈夫亦协助调查。

目前,多位当地政界和接近司法部门的信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证实,马白玉接受调查的直接线索距今已近10年,事涉挪用城建系统资金、操纵股市,并造成国有资产损失。

在此前后,已有多位市政建设系统人员受到调查。一位接近案件办理情况的人士亦称,上述原因只是马白玉等接受调查的导火索,其可能还事涉城建领域其他国有资产流失和刑事犯罪嫌疑。

2014年7月9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向天津市反馈巡视情况时称,“国有企业大案要案频发,城市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突出,农村基层腐败不容轻视,’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多危害大。 ”

前期系列案件中,已有部分临近审理。备受关注的马白玉案件现由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侦查。直接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至9月中旬,律师还未能会见马本人。涉案面尚有进一步深入的可能。

“老鼠仓”

案件直接线索距今已逾10年。接近案件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数年,亦有管道向中央纪检部门进行举报:2002至2005年,天津城投内部员工涉嫌挪用公款操作“老鼠仓”,非法获利,并造成国有资产损失。

涉事股票也正是天津城投下属上市公司——天津创业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创业环保”)(A股代码:600874;H股代码:1065)。

创业环保至今仍是天津城投控制的上市公司,与马白玉渊源深厚。1998年,时任天津市市政工程局外经处副处长的马白玉参与组建天津市政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市政投资公司”),并担任总经理,该公司至今是天津城投重要的全资子公司。2000年,创业环保借壳天津渤海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现A+H股上市。

天津渤海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1993年6月8日由天津渤海化工集团采取定向募股的方式改组成立。先后于1994年5月、1995年6月实现H股、A股上市。

2000年后,马白玉一直担任创业环保董事长,直至2009年7月21日因工作原因辞去职务。其间,2003年12月马白玉从市政投资公司总经理升任董事长。

在操作“老鼠仓”过程中,负责操纵股价的主要是在境内及香港设立的一系列投资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接近相关案件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一部分操纵股价的资金直接来自天津市政投资有限公司,另有关联企业及部分社会资金。

上述人士称,市政投资数次以借款、投资、合作等名义输出资金,每笔款项或达数千万元。司法机关介入后,有涉案人员认为,马白玉参与并授意了上述行为。伴随资金进入和“利好消息”,股价可能上涨。与此同时,涉案个人涉嫌建“老鼠仓”获利。

然而值得推敲之处是,也有一个消息源称,马白玉可能并非通过自己名下账户操作股票。上述接近案情的消息源称,尚无法确认建老鼠仓所用资金来源,亦无法确认马白玉个人是否从中获利,以及涉及的金额。因此,此前检方仅公布案涉“滥用职权”,尚无法确认马白玉涉案罪名的最终定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证实,马白玉丈夫亦被要求协助调查。

该操作手法在几年内不断反复,后期多位城投集团(市政投资公司)员工沿用此种模式获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已有约七、八位案件相关人士正在接受调查,部分案情已较为明晰。

另一方面,数月前就此案件基本情况已形成一轮通报,包括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做出关于“终止马白玉市人大代表资格”的内部通报。一位亦接触过通报的政府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证实,通报指出,马白玉因涉嫌挪用公款炒股被调查,资金达上亿元。

多位天津市人大常委会成员以“无可奉告”或“不记得通报细节”等原因拒绝回应细节,但表示近期确有多个代表资格终止,并曾向各常委以书面形式通报。

“过山车”

案情另一复杂之处在于,创业环保股价犹如“过山车”,却又并未完全如预期。接近案件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由于市场波动、政策变化等原因,股价被“炒高”后持续暴跌,造成由市政投资公司借出的持仓款项大幅缩水,几近“血本无归”。

公开信息显示,2000年至2005年间,创业环保股价几番大幅波动 。1999年12月31日,创业环保A股市场重组复牌交易,当天从每股3.37元涨到了5.16元,至2000年底已涨至每股11元,当年涨幅300%。2001年初创业环保A股股价11.34元,年中最高摸至每股13元。其间经历两次大跌,跌至年底的每股7.04元。2002年底随大盘跌到了每股6.19元,为年间最高价时的一半。2003年在每股5.4-6.9元的震荡中,年底收于6.58元,2004年12月31日一路跌到5.76。2005年1月30日暴跌至每股3.53元。

H股方面,在2001年2月开始出现一轮大幅度涨势,从每股0.67港元在7月涨至每股2.7港元,涨幅达300%。2002年5月至10月经过一次调整,从每股2.2港元跌到了每股1.37港元。之后长线上涨,直到2005年7月出现暴跌,从7月25日每股2.625港元跌至9月5日的每股1.82港元。

一个可供佐证的事实是,2005年7月1日创业环保可转债进入转股期,其后创业环保的收盘价一直在3.28至3.71元波动,不足当期转股价格的50%。在进入转股期仅20个交易日之后,公司可转债罕见地触发回售条件,不得不进入回售程序。

这是 A股市场第一例可转债在转股期间就执行回售的案例。按原计划,2004年发行的这只可转债,存续期为5年。

创业环保公司内部人士2005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曾表示,“我们对市场的下跌估计不足,没想到今年的市场行情会令公司股价跌得如此惨重。”

当时公告显示,按每张102元的回售价格,创业环保共拿出回售款项8.4亿元,同时花去1647万元财务费用。这尚未考虑转债的发行成本。公司在公告中曾提到,发行12亿可转债,承销费用、财务审计、法律等发行费用为4346万元,相当于全部募集资金的3.6%。媒体报道指出,以回售执行后实际融资的金额计算,当初公司花费的3042万发行费用可以说是“血本无归”。

上述接近案件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相关操作后造成的市政投资公司内部的账面亏空,后来由其他合作项目未入账的利润填平。

21世纪经济报道就上述事宜向城投集团总会计师陈银杏求证,陈拒绝回应。“十几年前的事,记不清楚”,“不方便回答”。陈银杏曾全程参与创业环保借壳上市,并曾担市政投资综合办公室主任、资产管理部经理等职。

“女强人”

一段被隐匿的插曲,当时几乎未影响公司和马白玉。2007年,市政投资公司和高速公路集团被作为“优质经营性资产”注入天津城投,以完善城投“内部造血”机制,提升融资能力。直至2013年11月马被调离,其担任董事长期间,天津城投总资产扩张约28%。

曾经执掌中国最大城投集团的马白玉,被普遍评价为是“既能吃苦、又懂业务的学院派”。“工作中随时需要登高、爬梯、下工地,任何苦活累活都要上。”一位前城投集团员工说。

马白玉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先后于1996年、2005年获得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1983年至1985年在青海省委党校任教,此后进入天津市市政系统,在天津市政干部中专担任了10年的讲师兼教研室副主任。1995年,马白玉转任天津市市政工程局外经处副处长。

多位接触过马白玉的人士告诉记者,马给人的印象是“脑子灵活、业务能力强”。

早在其市政工程局外经处副处长任上,就成功转让京沪高速天津南段经营权,完成天津市第一条高速公路招商引资。同时,负责京沈高速天津段、京沪高速北段、外环线改造等外资引进,累计引进外资约50亿元人民币。

马白玉亦较早探索经营城市基础设施之路,实现城市贷款道路的有偿使用,实施向外埠进津车辆收取贷款道路建设车辆通行费。2001年,又将BOT等方式运用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以创业环保为载体,由企业投资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并收购了天津市污水处理厂在建工程。仅此一项就为政府承担约30亿元建设资金。

一位前天津城投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由于其工作表现出众、专业能力强,从多个城投集团下属公司高层中脱颖而出,升任城投集团总经理。

在众多接触过马白玉的人眼里,这个城投集团的一把手一直是个“强势”的“女强人”,工作上“说一不二”。虽然个子不高,但并不显得柔弱,下属大多对其十分敬畏。不少人认为,其“不好说话”的行事风格,也容易在工作中得罪人。

一位接近城投集团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在一次会议上,一位区政府官员希望从城投集团获得借款用于土地整理。包括市政府领导在内的与会人员都倾向于同意资金支持时,只有马白玉坚持认为“各个项目都有困难”,不能将其作为借款理由,坚决反对。

几年前,有城投集团的员工在公务饭局上对外介绍马白玉时,甚至称其是未来进入更高层面的热门人选。2010年马白玉升任董事长当年,城投集团总资产为4245.62亿。马白玉担任董事长期间,城投资产规模增长28%,资产负债率稳定在70%以下,注重现金流实现。

2013年11月的任免通知十分突然。接近案件的人士回忆,虽然上述员工参与的部分关联案件已于2013年初立案,直到马白玉被调任天津市水务局任副局长,才被认为是可能将深入调查的重要信号。

至2014年中,天津城投总资产5636.8亿元,稳居第一大城投集团。与之相比,其他省级城投布局业务相对独立分散。如上海、重庆均有多个体量相当的平台。

天津城投集团总经济师崔国清2013年曾在一个内部座谈上估计,天津城投占天津市中心城区基础设施投资的90%以上。

在合资开发等领域的情况,也为有关部门关注。接近案件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除了在证券方面的不当行为,可能还会触及城建项目上的国有资产流失,具体案情仍在侦查过程中。

南京卡口

西宁家居用品批发

湖南仿古红木家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