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朋友的故事之野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6:40 阅读: 来源:渔坠厂家

在家中听久了朋友的故事,不免有些沉闷。正巧碰上天气不错的一天,我正打算约起几个好友一起去山上烧烤一顿,可我这个怪朋友愣是不要白天去,说白天去多没意思,叫我们改成晚上好了,而且还说要在山上过夜。原本我肯定不答应这事的,不过这小子居然用激将法来弄我,说我不敢去,我哪会是胆小的,果断就跟了他。

朋友那边就麻烦了,原本说好有六七个人,一听改成晚上还要在山上过夜,人数一下子剧减,到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一男一女。

到晚上,天气还是很不错的,出门前我还特意的看了下天气预报,晚上不会有雨,只要抬头看看,都还能看见星星,平日里多半都是一片黑的情景。

我们四人还特意买了许多吃的,不管生的还是熟的都往包里塞,然后叫了一辆三轮车,在叫三轮车的过程中我们也是相当的无奈,我们几个穿的一身黑色装,大晚上的又指名要去偏僻的山脚下,叫了好几辆车夫都不拉,就连看我们的眼神都是稀奇古怪的,最后还是一个壮汉把我们拉过去的。

到山脚下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就先介绍一下我那位古怪的朋友吧,他叫唐哲,是一位无业游民,没事干就喜欢到处的旅游,毕竟家里条件好,不用干活也会有饭吃,平时对那些灵异的事又特别的感兴趣,经常会往一些偏僻的地方跑,那些稀奇古怪的事在他身上真是见怪不怪。

另外叫来的那两个人,一个是从微信上加的一个附近的女孩子叫梦露,说实在的也是第一次和这个女孩子见面,另一个是我的发小博野也就不用做过多的介绍了。

等到那三轮车夫离去之后,站在山脚下的我立马就来了感觉,尤其是那一阵阵的凉风吹过,加上安静的四周只剩下虫鸣声,看着远处的城市,我仿佛感觉我们被遗弃了一般。

旅程开始了,但对于长时间没有锻炼的我可以说是一种地狱式的折磨,山路还没走几步,气就开始有点喘不上来了。我坐在台阶上呼叫着需要休息,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天色很黑,我也看不清他们的状况是什么样的,虽然我坐了下来,但手中的手电筒可没闲着,时不时的左右摇摆着,生怕附近的草丛中会钻出什么东西。

休息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开始出发了,具体也不知道是休息了多久,反正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短了,要不是唐哲在催促了,我还想继续的坐会。

山路很长,眼前尽是一片漆黑,虽然手里有手电筒,不过稍微远点的地方,就算是用手电筒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在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走起路来更累了,呼吸的频率更是比原先高了许多,而且我还能听到明显的呼吸声,不过不是我的。

我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身后的博野,他已经全身都湿透了,嘴角的抖动和此起彼伏的胸膛,从他鼻喉发出的呼吸声更是重的跟一个低音炮似得,看来痛苦的人不止我一个,好在我下午的时候睡了一觉,精神还是很不错的。

再看看身边这女的,她倒是挺安静的,从上山以来就没怎么说过话了,我离她很近,近到能看到她的嘴唇有点泛白,我想她估计也是累的够呛,可面前的路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一样,向远处照去的灯光更有一种被黑暗吞噬掉的感觉。

“要抓紧啊,在这里逗留可不是什么好事。”走在最前面的唐哲发话了,我总感觉他一开口就不会说出什么好事,看着他再次蠕动的嘴巴,我知道他又想说什么恐怖的事情来吓唬我们了,连忙叫他打住:“停停停,你不要在说了,这气氛已经够吓人的了,在给你来俩句我们都不敢走了。”

在我走的接近断气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所破旧的木屋,木屋是建造在山腰间的一个巨大的石台上,两侧都有许多树木遮挡着,要不是我们在这里逗留了一下,这么黑的天应该也发现不了这破屋。

屋子并不大,但有两层,从屋子木桩上的青苔和分化的老旧程度来看,这屋子应该也有些年头了,唐哲先是走了进去我就跟在他的身后,这里破旧的连门都已经没有了,凭借着那微弱的月光和手里灯光,依稀还是可以看得清里头的情形。

这里不像是普通人住的房子,应该是类似庙之类的建筑,因为这里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倒是有一个固定的石方桌,方桌上面还摆着一些东西,说不清是些什么,不过插香的炉子还是可以看的出来的,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祭拜什么东西,就连一个牌位也没有。

“这里应该是拜土地公的地方吧。”博野的话听上去有几分道理,并没有明确的目标牌子,也只能这样去解释了。时间接近十点了,气温也开始低了下来,原本登山时散发出来的汗液,这时也都被蒸发掉了,时而吹过的冷风,不免的让我打一身冷颤。

“要不,我们现在这里生堆火,休息一下吧,距离山顶可还有一段距离呢。”我说道。没有人反对我的想法,我们统一的将包卸了下来,放在了地上,由博野留下来看守东西,剩余的人一起出去寻找木柴。

>>鬼故事分页: 1 2 3 4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